【黑盒子文章】

【周慧玲/國立中央大學黑盒子表演藝術中心計劃主持人】 

文化部近日公佈了每年一億、獎助五個追求卓越的表演藝術臺灣品牌團隊的創舉,龍部長更期待受獎助的五個頂尖的表演藝術「臺灣品牌團隊」,「能在國際舞台更加發光發熱,拓展臺灣文化品牌形象」,「為臺灣開拓更多國際能見度」。 

  「文化藝術是最好的國際交流方式」可以只是口號,也可以為文化藝術的效益言說,拉出不同的討論層次。諸如,跨部會是否可為文化藝術創造最大效益?以文化藝術進行國際交流,創造臺灣優質形象,千里迢迢赴國外演出是否為終極目標?評估國家的文化藝術獎助效益,除了抽象的「形象」,可有更精確的效益執行步驟與效益計算方式?

  以表演藝術進行國際交流,拓展一地的國際能見度,不是什麼太新鮮的事,但不能限於外交參訪演出,自外於國際文化藝術的操作方式。參與國際藝術節既是以臺灣表演藝術進行國際交流的重要路徑之一,更需專業操盤。國際藝術節本是一種藝術文化的市場行為,真要落實「藉由藝術團體拓展臺灣國際能見度」的目標,主事者必須瞭解藝術市場生態,清楚掌握自己表演藝術在國際藝術節勝出的特色所在,訂出策略與執行方式,才能將「國際能見度」這樣抽象的話語,化為更加精確的表述。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不妨以一個國際案例參照。首演於1997年的韓國《亂打秀》(Natan, or Cookin’),一開始便以打進美國商業劇場殿堂百老匯為目標,因此可以採取無語言的喜劇風格,透過一個簡單的情結(三個廚師受雇於極短時間內準備一場婚宴),融合韓國傳統民俗打擊樂「四物樂」的形式、集默劇、雜耍於一身,造就一齣老少咸宜的娛樂性商業表演。《亂打秀》國內首演成功,隨即受到韓國公部門大量資源挹注,在1999年聲勢浩大地到世界歷史最久也最大的愛丁堡周邊藝術節舉行首次國際演出,並獲得當年最佳表演獎。 

  愛丁堡國際演出的成功,奠定的不只是《亂打秀》的國際知名度,更回饋它回國建立在地的國際文化觀光市場。例如,回國以後的《亂打秀》,持續受到在地和國際觀光客的青睞,開始進入產業化運作,先在2000年陸續獲頒韓國中小企業與觀光獎項、國家商務工業能源部的世界產品大獎,更於2002年成立了第一個專屬劇場展開長期演出、 2002年擔任首爾亞運開幕節目、當年便累進了百萬名觀眾。2004年《亂打秀》終於進軍紐約,在百老匯演出一年。《亂打秀》如今已有四個專屬劇院,陸續出訪42個國家276個城市,總計進行了國內外逾1萬 3千場的演出。一個表演藝術節目產出的具體經濟、外交效益,不可小覷。 

  韓國《亂打秀》雖以參與國際藝術節為起點,但並不以此為終點。它回返韓國後得到的觀光/工業/經濟等跨部會資源結合,才是創造其最大綜效的關鍵。回頭思考文化部「臺灣品牌團隊」的政策創舉,責求這些頂尖表演團體的國際演出,充其量只是提升臺灣品牌的基本操盤技術;如何結合國內跨領域資源、甚至進行跨部會整合,恐怕才是推動文化藝術邁入產業化、創造文化藝術的最大效益的關鍵策略。換言之,文化部推出的臺灣品牌團隊政策創舉,若要求取最大綜效,不能限於獎助文化藝術的生產,更需打開國際/國內的文化藝術產品銷售通路。

  《亂打秀》不是沒有問題。為了打進國際市場而捨棄語言、為了便於各種性質的邀演而改裝不同長度的套裝演出版本,《亂打秀》是否降低自己文化的深層表達與藝術初衷?十年如一日的重複表演,充其量創造了一種文化工業,但那帶動綿延動力的創意何去何從?在文創產業高唱的今日,《亂打秀》未必就是能讓我們攻玉的他山之石。但它提供了一個目標清楚、策略準確、資源整合、經得起精算的文化藝術效益的參考事例。 

 原文轉自 [工商時報    A6/政經八百   2013/02/05 ]

 
相關連結: 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30205000131&cid=120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