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雜貨店】革命與自由

09-marat sade_書封

  • 劇名/Marat/Sade[1] (1964[2])
  • 劇作家/Peter Weiss
  • 撰文/胼胝體
  • 同名大導[3]加持指數/★★★★★
  • 文本有點深度[4]指數/★★★★

 

 

Peter Weiss為德籍劇作家,這次的劇本簡稱是”Marat/Sade”(《馬哈/薩德》),而全名(原文是德文,為了增加瞭解還是以英文譯名示之)為”The Persecution and Assassination of Jean-Paul Marat as Performed by the Inmates of the Asylum of Charenton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Marquis de Sade”(《在薩德侯爵的導演之下由夏亨頓精神病院病人們演出的尚保羅‧馬哈被迫害和刺殺的故事》),究竟這樣長的劇名會吸引人想看還是讓人壓根看不下去真搞不懂,但就讓我們看下去。

 直接引用對話介紹劇本,如主角之一的馬哈(Jean-Paul Marat,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革命人士)所說的:

我用行動來對抗大自然的沉默。
在無邊無際的冷漠中,我挖掘意義。
我不是冷眼旁觀的人:我全身投入,
指出這個錯誤,那個錯誤,然後,
我奮力來改變現況,改正錯誤。
最重要的要點是:
你必須拉自己的頭髮來把自己拉出漩渦。
你要把自己從頭到腳翻過來,
用嶄新的眼光來看這世界。(《從馬哈/薩德到馬哈台北》,頁48)

又或是,屬於另一種想法的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其名為施虐狂sadism[5]的字源):

我不再相信任何理想主義,
任何理想主義者都會衝進死巷。
我不再相信任何的犧牲奉獻,
所有的理想、主義都是高熱的幻覺。
我只相信我自己。(同前,頁65)
單引這兩段口白似乎馬哈是個革命的熱血理想家,薩德則有點虛無加個人主義,但先不這麼獨斷的說這兩位是什麼什麼主義,要闡明馬哈跟薩德的理念需要多少歷史背景知識跟論述,太複雜了,先略(畢竟這不是篇論文)。至少在近日重讀這本劇本時,多次驚訝於劇中處處對白好像今日台灣的寫照(像是有些媒體會讓你覺得似乎活在平行宇宙,有些經典的文學作品讀起來卻像昨日重現,但歷史上的重蹈覆轍常常是種悲哀),好了先不說這個,最近真是悶透,講些劇本有趣的設定。

劇本設定在薩德被關進精神院時,以戲劇治療之名為病患編寫一齣馬哈為主角的戲劇,薩德作為編導演,病患作為演員們,將這齣革命劇搬演給院長及其他權貴觀賞。依《戲劇的結構與解構》及《從馬哈/薩德到馬哈台北》(很抱歉這篇介紹文引用書目,請忍耐一下)所言,史實裡薩德侯爵應沒有編寫過這樣的劇本,劇作家Peter Weiss將這兩位歷史上有名的人物聚在一起,將場景設置在精神病院,且由一群精神病院的病患搬演這些角色,凸顯出某種對於革命與自由的辯證及張力,其中觀眾與角色的多重觀看視角也更有意義。

劇中薩德所寫的劇情大概是法國在大革命後,原本以為推翻了貴族跟宗教權力階級,就能改善社會大眾窮困的現象,結果卻發現轉為資產階級興起,一般大眾無產階級仍然是被欺壓,窮困到買不起麵包,又再考慮繼續革命,但原先革命的盟友們意見逐漸分歧,激烈憤慨的民眾不惜流血犧牲……(既視感好重)飾演馬哈的病患是妄想症,飾演刺殺馬哈的少女柯蒂是嗜睡症加抑鬱症,還有一個杜伯黑是色情狂,薩德在精神病院裡領導他們做一場革命(或許是自以為的革命),演給那些皇宮貴族看,這樣安全的革命(演戲)和有限度的自由(演員/病患被關在籠裡)可以讓觀者想到,究竟觀眾想/能從劇場裡得到什麼?是看完可以回家洗洗睡啦,或是,

 

(文章不是沒寫完,「或是,」後的句子請自由填空。)

[1]劇本全名是”The Persecution and Assassination of Jean-Paul Marat as Performed by the Inmates of the Asylum of Charenton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Marquis de Sade”(《在薩德侯爵的導演之下由夏亨頓精神病院病人們演出的尚保羅‧馬哈被迫害和刺殺的故事》),簡稱”Marat/Sade” (《馬哈/薩德》) ;Peter Weiss還有另一劇作” Discourse on the Progress of the Prolonged War of Liberation in Viet Nam and the Events Leading up to it as Illustration of the Necessity for Armed Resistance against Oppression and on the Attempt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o Destroy the Foundations of Revolution”(《漫談曠日持久的越南解放戰爭之前因與過程,以證明必須不顧美國摧毀革命基礎的意圖,要以武裝抗爭來擊退壓迫者》),簡稱”Viet Nam Discourse”(《越南論述》)。讓人只想問:Peter,你究竟有多麼喜歡取那~麼~長~的劇名呀~(雙手攤)
[2]首演年。
[3]此劇在首演當年即被當代劇場大導演Peter Brook翻拍成電影。
[4]希望說它有難度不會讓人嚇到,至少電影版的演出是很有意思的,完全不了解法國大革命跟薩德侯爵應該也能獲得觀賞樂趣。
[5]真的很弔詭的是,依時間脈絡應該是要先認識薩德侯爵,然後再知道施虐狂sadism是由他而起,現在反而是要從sadism這個字回推介紹薩德侯爵。既然都有S那就順道M一下湊個SM,受虐狂masochism字源自奧地利作家馬索克(Leopold Ritter von Sacher-Masoch),其小說《穿貂皮衣的維納斯》(”Venus in Furs”)比《索多瑪120天》有愛多了(玩笑話,其實不能這樣比XDD)。
[6]《馬哈/薩德》劇本有中譯《從馬哈/薩德到馬哈台北》,由書林出版,鍾明德譯著。目前已絕版,圖書館或許還找得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