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設計大觀園】劇場的場域感與空間召喚

撰文/草 2014.04.25

01_書封 先前【劇場設計大觀園】多半是分享實際的演出作品,這次換換口味要跟大家介紹一本影響劇場設計數十年的經典著作:《戲劇性的想像力》(The Dramatic Imagination),作者是活躍於二十世紀前半期的美國劇場設計師羅伯.愛德蒙.瓊斯Robert Edmond Jones, 1887-1954),原書寫於1941年,但直到2009年才由國內劇場設計師王世信翻譯、台灣技術劇場協會(TATT)協力出版。大家先別被這本書的原著作年份嚇到[1],它絕對不是什麼過時的技術執行資訊,反而是提點劇場設計的基本藝術通則,小編甚至覺得作者有鑑古知今的通天眼似的,作者提出的種種觀察與提醒,對應到近期劇場所見仍然相當中肯。

03_set desing of Jones

圖片來源:http://arttattler.com/designdesignsfortheater.html

原書作者瓊斯被譽為二十世紀初期劇場新思維和形式的開創先鋒,相較於當時傳統寫實風格的舞台設計,他以概念性的簡潔風格,帶出新的新的視覺效果,也帶來新的革命。除了舞台設計之外,瓊斯也包辦燈光設計和服裝設計,甚至一度還當起了導演,並持續書寫許多關於劇場工作價值和劇場的文章與著作。不過因為瓊斯相關創作的數位資料散落,小編暫不在此介紹,而是先摘要節錄該書中提到的舞台設計概念。

瓊斯主張「好的舞台設計不應該像是一幅畫,而是一種意象,它更不該像一般人認為是室內設計的一種分支。舞台上的一個房間絕不該是另一個房間的重製……一切的真實必經歷過一種奇妙的羽化過程,像是一種劇變。……舞台設計應該與心靈的眼睛對話。我們用外在的眼睛觀察,同時用內在的眼睛閱讀。(第41頁)」瓊斯描述劇場「大幕升起的那一刻,佈景是通往戲劇的關鍵之鑰。舞台佈景並不是單純的背景,而是一種情境,表演者是在佈景中演出,而不是在佈景面前表演(in a setting, not against it)」(第37頁)。瓊斯又說:「我希望我的想像被舞台上的景象激發,可是當我一旦感覺到匠心、感覺到做作,我的想像不但沒有被激發反而死去了,我認為這樣一齣戲已經完了,因為我走進劇場是為了看一齣戲,而不是來看這齣戲被作成怎樣」(第39頁)。

瓊斯認為「舞台設計師的工作是藉著尋找嶄新、直接又不陳腐的方式,建立一種場域感(sense of place),不論它的型式如何,不論它是針對悲劇、喜劇、歷史劇、田園劇…還是難於分割、場景無盡詩意的戲劇,舞台設計的最基本目的,就是點醒觀眾們演員所身處的場所。真正的舞台佈景是在於對場域特質(genius loci)的召喚──一種「強化空間感」的企圖──就是這麼簡單,我們所認識的劇場它的魅力在於充滿了創造舞台「幻象」 (illusion),然而我們現在所熱衷的不是幻象而是隱喻(allusion),對極度迷人的美的隱喻,華德.惠特曼曾說:『我不企圖展現任何主題或見解,我更期望引導你們進入它們的渲染當中-自此展開你們自己的翱翔。』這正是舞台設計的目的,帶領觀眾進入主題和意圖,只要能夠成功地在這個主軸上引導觀眾,任何方式都應該接受」(第249頁)。

看到瓊斯的這些主張,小編腦海中馬上閃過由英國合拍劇團和日本世田谷公共劇場製作的《春琴》,看似空曠的舞台,運用簡單卻精準的道具、燈光,當然還有準確的戲劇節奏和演員表演,讓小編我深深陷在戲劇的氛圍裡,就像瓊斯描述「當我們欣賞了一齣精緻的好戲,我們會體驗到原始敏銳的感受所帶來的顫動,我們被極度旺盛的生命力所深深吸引,我們的感官會因專注而擴張,我們將不可思議的驚覺到隨著時間流逝的每一個剎那」(第212-213頁)。

小編一邊讀著,一邊也回想著為何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走進劇場看戲,也許正是期待舞台上的一切可以激發我的想像…可以讓我的感官自由翱翔…

[1]這本書的年代雖然久遠,但譯者相當貼心,替書中早期的劇場作品增加註解說明,也在每一章節增加了「現代人的延伸思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