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雜貨店】墜入語言的荒洋

17-椅子_書封

  • 劇名/椅子
  • 劇作家/Eugène Ionesco
  • 撰文/胼胝體
  • 演技派指數/★★★★★
  • 幫椅子打廣告指數/★★★

伊歐涅斯科(Eugene Ionesco)是法國劇作家,五十年代是他創作劇本的高峰期。他較為著名的劇本有:《禿頭女高音》、《上課》、《椅子》等,其劇作風格被後來的戲劇學家馬丁.艾斯林(Martin Esslin)列為「荒謬劇場(Theatre of Absurd)」代表之一,而荒謬劇場所欲表達的含意,豈止「荒謬」二字。

每次要以「荒謬劇場(Theatre of Absurd)」作為一個開頭來解釋伊歐涅斯科(Eugene Ionesco)或品特(Harold Pinter)等劇作家,總覺得有哪裡不對。不過馬丁.艾斯林(Martin Esslin)在六十年代所著《荒謬劇場》影響甚大,從那以後法國貝克特(Samuel Beckett)、伊歐涅斯科(Eugene Ionesco),與英國品特(Harold Pinter)的劇本好像就可以安安穩穩的躺在「荒謬劇場」這個名詞下。像是人類看到未見過的劇作型態感到驚慌失措,趕緊有學者似乎可以解釋,就得以安心許多。雖然我覺得這樣的名詞解釋是有點「便宜」的作法,不過也不外乎是一種較為便利的理解方式,就算是種名詞濫觴,也是戲劇界普遍的知識。

荒謬劇場以探討人生之荒謬、虛無、無意義為主,以反戲劇(Anti-play)的形式表現,劇中常常沒什麼「劇情內容」,更不要說亞里斯多德的傳統詩學。看了荒謬劇場的劇後常常會感到人生好荒涼呀,說不定這種「空虛寂寞覺得冷」正是荒謬劇場要帶給觀眾的感受與反思。

以上學術性背景解釋太囉嗦,接著來說一下所謂沒什麼劇情的劇情內容。若是有讀劇本的人就會看到,劇本首頁畫了一張場景圖,舞台上擺滿了椅子(所以才說為椅子打廣告,《椅子》巡演應該消耗掉不少椅子,劇團還可以為堅固的椅子背書)。主角是一對老夫妻,他們待在這種不知是被遺棄或是自行孤立的狀態,甚至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在島上還是什麼偏遠的地方,總之舞台上的意象是到處是水。

老夫(像大多數男人那樣)時而自卑時而自大,老婦(像那多數女人那樣)既是他的老婆也是他的老娘。他們碎語說著好像是從前又好像是現在發生的事,但他們倆無聊的生活絮語又有相互衝突矛盾之處。老夫覺得自己已經失去正確表達的能力,將聘請一位專業的演說家來為他說話。老夫妻開始期待、緊張,準備要迎接各地來的客人,這可是件大事呀!一個個「無形」的客人慢慢出現,飾演老夫妻的兩位演員要以高超的演技去跟空氣對戲,除了以語言還要以肢體說服觀眾其他人是真的存在。演員極其認真、誠懇的演技,與空氣說話就好像那裡有個人,更顯出人類以語言去建構世界真理的荒謬感。劇場不也是這樣嗎?說那裡有光,那裡便有了光。

伊歐涅斯科自己說這齣戲的主題是「空無」。空無在老夫妻煞有其事地對著空氣講話?空無在萬眾期待的演說家根本失語症?空無在老夫妻在終於等到了演說家後,也還沒聽到他開口,就已經覺得責任已了可以去死,轉身就朝外面噗通一跳。或許這些看似無意義的集結,就是伊歐涅斯科說的「空無」本身吧。

PS. 雖然介紹文可能嚴肅了點,但我在2012年觀賞瑞士洛桑劇院來台演出的《椅子》時,三分之二的時間戲是很有趣的,而且坐在二樓後排還是可以感受到演員的巨大能量,再加上個人本來就很喜歡的伊歐涅斯科(可能就是因為太喜歡所以沒辦法寫得很輕鬆愉快吧),是一次很好的看戲經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