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雜貨店】住進西夏旅館,做個台灣夢

戲劇_西夏旅館・蝴蝶書s

  • 劇名/西夏旅館蝴蝶書
  • 劇作家/魏瑛娟
  • 撰文/胼胝體
  •  愛台灣指數/★★★★★
  • 如夢似幻指數/★★★★★

 

許久未執導大型劇作的魏瑛娟導演,這次改編駱以軍強大反覆纏繞夢境(或夢遊)的《西夏旅館》,是劇場界的一個大話題。魏瑛娟導演在90年代擅以文學作品改編劇場且執導手法具有獨特風格,人稱「劇場女巫」,再加上老是在臉書自稱「廢柴」,走筆行文極度頹廢詭麗的駱以軍,這兩位在各自的領域都已經是「師」級的人物,所產生出《西夏旅館・蝴蝶書》會形成什麼樣貌?

你愛不愛台灣?愛。不用在那裡嘴砲,我看你就光說不練。你愛不愛台灣?不愛。不愛你還留在這裡幹嘛?看是要投共還是要移民,隨便選一個去吧。對於現代人而言,「愛台灣」除了被消耗到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且激情也不再的渣渣外,還能剩下什麼?身為七年級生的我,對於「愛台灣」這三個字,現在除了歪頭表示疑惑外,不知道還能有什麼感受,但對於同樣是五年級同學的魏瑛娟導演跟小說家駱以軍,在他們的人生或許已經從青壯年往中年邁進的時候,總括這幾十年所經歷的人生,回頭看看台灣,嘗試以創作隱喻的方式,帶出他們對這片土地的感受。

男主角圖尼克不停從夢靨中醒來,尋找的是他的父親還是那個疑似被他殺害的妻子?「圖尼克」這個不太尋常的名字,帶給他的終究是身為「異鄉人」的標誌(如果要以最原初論的話,台灣上的人們哪個不算外來者?),妻子的名字「碧海」,自然讓人聯想到對身為島國的台灣而言,海洋是這片土地最天然的背景,也就是這片美麗的碧海又或許被這片土地上的人一殺再殺。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終究彆扭著或是尷尬的,邊叨唸臭罵腳下的這塊地,卻又離不開(這裡的離不開不是指物理上的離不開,而是心理上的)。只能說或許我們對於台灣的情感都太過複雜,複雜到用45萬字(《西夏旅館》小說的字數)或5.5個小時(《西夏旅館・蝴蝶書》的演出長度)都只能稍稍紓解創作者心中想為台灣說話(或想跟台灣說話)的渴望之情,若能使同樣這塊土地上的觀者有點安慰,支持著台灣人走下去的話,或許也就夠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