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華劇本競賽之筆記分享】舞台劇劇作家比影視編劇好命嗎?有嗎?

編按:去年(2014)10月本中心計畫主持人周慧玲教授曾邀請紐約New Schoool for Drama的系主任Pippin Parker前來中央大學分享跨足劇場、電視與電影三種不同領域的劇本創作旅程。當時Parker曾提到影視編劇通常是團隊作業,不受著作權保障,可以一批人換過一批人,地位不如舞台劇劇作家,讓小編心生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法律條文保障而有此區別,日前看到Jeff Lyons的這篇舊文章,才晃然大悟,所以特別徵詢原作者的同意,翻譯給各位朋友分享。

我們都曾聽過一些人感慨說:舞台劇劇作家(playwright)為什麼比影視編劇(screenwriter)更受到尊重?為什麼劇作家保有劇本的著作權,而影視編劇卻沒有呢?為什麼影視編劇老是被當成塵土一般視而不見,而劇作家卻被當成上帝呢?為什麼舞台劇劇本裡一個字都更動不得,而影視劇本卻可以整篇被改寫呢?

事實上,舞台劇劇作家所享有的創意保護及專業尊重,是影視編劇望塵莫及的。我們這些影視編劇幾十年來抱怨著,作品一旦賣給影視製作人或製作公司,自己就只能跟沒人要的蒼蠅為伍,到底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為何影視編劇會淪落成可憐的繼子女,那些從我們的創意和天份中得利的傢伙,卻可以漠視、改寫、刪除或是忽略我們所書寫的文字?

關於舞台劇劇作家備受尊崇,而影視編劇卻被打入冷宮之間的差距,我聽過各式各樣的解釋理由,但大多聽起來就像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而非真正解釋這二者之間的「不公平待遇」。其實,這個差異,只是在商言商,非關個人;電影製作人並不是真的討厭影視編劇,製片公司也不是真的認為我們只是塵土(嗯,至少不是官方說法),這一切的差別,全得歸咎於著作權。

泛華筆記分享03_舞台劇作家的權利_法律開講

是的,著作權。尤其是「衍生作品(derivative work)」這一項。

美國的著作權法對於「衍生作品」的定義為:

「…依據一個或多個已存在的作品所衍生的成果,諸如翻譯、編曲、戲劇化、科幻作品、移動影像版本、錄音、藝術品複製、抄本、壓縮,或是作品以任何其他型式重鑄、轉化或改編等。一個經由編輯修訂、批註、優化或其他修改而成的完整作品,視為是原作品的衍生作品(17 USC § 101)」

翻成白話文來說,代表當你採用一個影視劇本為基礎,改編成一個新作品,就是創造一個衍生作品。影視劇本,基本上是為了拍攝電影而寫的,它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要拍成影像。這就是我為何老是說影視劇本沒有市場,沒有人想要付錢坐下來聽演員讀劇本,或是買實體出版的影視劇本(其實也不見得)。影視劇本被書寫的唯一目的:就是要被「轉譯」成衍生作品,而這個關鍵又在於:衍生作品擁有全新且獨立於原著之外的著作財產權。

所以,影視劇本等於原著,電影等於衍生作品且擁有獨立的著作財產權。沒錯,電影有自己的著作權保護,編劇沒有權利可以干涉或享有電影的著作權。一旦影視劇本的著作權被賣給製作人,原編劇就再也沒有掌控劇本內容的權利,只能站在外圍旁觀接下來的電影製作過程,若有任何新的發展,也是屬於別人的創意產出,而不屬於原編劇了。

最初的影視編劇就像是非必要的附件,只能待在外頭(通常就再也不被看見),除非他/她被帶入劇組成為「受僱作家」(writer-for-hire)。「受僱作家」是一個重要的區別,這讓任何製片公司或製作人擁有任何書寫出來的成果。換句話說,你寫了一個影視劇本,將它賣給製片公司,然後你被僱用為受僱作家,你對於寫作內容就幾乎沒有發言權,即使你是根據你最原始的劇本加以改寫(舞台劇劇本家看到這裡,應該是笑著搖搖頭,覺得完全不可置信)。這也是為何影視編劇會被炒魷魚,又被視為只是水塘爛泥而已。

與此相反,如上帝一般的舞台劇劇作家。

他/她寫了舞台劇劇本,劇本被製作成實體的舞台演出,嗯~難道這不算是衍生作品嗎?不是!因為實體的舞台演出,不像電影已經是個固著的型式(fixed form)。所謂的「衍生作品」,本身必須是固定不變的,包括完成最後剪輯上映的電影、商品、小說等等。每一天的舞台演出卻不是完全相同不變的,也無法擁有單一的著作權。即便是拍攝了舞台演出或是錄音,這個影像檔與聲音檔也不能被視為是衍生作品,因為它本身不具有獨創性,它沒有經過再製或改編,只是一個舞台演出的複本而已。不過,在討論任何固著型式之前,任何衍生商品都必須包括一定程度的原著樣貌,卻又有超越原著本身的表現力,那麼這個超越原著的獨創性,才會被著作權法保障。

因此,舞台劇劇作家從來不會賣斷著作權,也不用擔心劇本被改寫,更不用擔心被炒魷魚(至少不是待在一個法律戰場裡),通常在劇場作品製作過程中被納入創意決策群之中。只要這個創意作品是原創的,沒有被拆開成任何衍生作品,那麼劇作家還是有一定的掌控權。這也是為何會常聽到:戲劇由劇作家主導,電影則是由導演主導。

那麼,擁有版權的劇作家就真的比較幸福嗎? 那倒不見得。即使影視編劇拿到作品的著作權,著作時效也會隨著時間而弱化。著作權並不是財富的保證。對影視編劇而言,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衍生作品的特性,以及沒有辦法主張自己是該衍生作品的作者。只要我們簽署放棄我們身為作者的權利,影視編劇在影視圈裡永遠就是可以隨手丟棄的物件。可悲的是,著作權法修訂時並沒有預見這個問題點。不過,至少現在你知道,為何你總是走得滿腳爛泥了吧。

嘿,振作起來;就像紐澤西處理廢棄物事業的人說:「這非關個人,只是在商言商」。

 

  • 作者介紹:Jeff Lyons,現居美國加州柏本克市,擔任肯辛頓娛樂公司(Kensington Entertainment)的編劇及故事發展顧問,也在史丹佛大學的線上作家工作坊(Stanford University’s Online Writers Studio)教授故事結構與故事發展,同時亦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作家擴展計畫(Extension Writers Program)及多倫多大學的客座講師。他的相關文章散見於Script Magazine、Writer’s Digest Magazine、以及The Writer Magazine。近來,Jeff成立專業的顧問諮詢公司Storygeeks,提供故事諮詢、寫作訓練與編輯等服務給影視編劇、小說家或是非科幻作品的作家,相關資訊請查詢storygeeks.com,或是在臉書搜尋storygeeks。2015年之初,他出版了新書:Anatomy of a Premise Line: How to Master Premise and Story Development for Writing Success,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直接線上訂購。
  • 原文出處:Script Magazine(本文業經授權翻譯,如欲轉載請註明出處)

泛華筆記分享03_舞台劇作家的權利_新書推薦

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全面徵求中文或英文的「舞台劇劇本」,2015/02/25截止線上投件,倒數不到30天囉!!尚未線上註冊投件的,請不要再遲疑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