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華讀劇藝術節之藝聞分享】讀劇,作為反覆檢視劇本的過程與閱讀形式

讀劇,是因為沒有錢做製作才出現的型式嗎?

答案是「非也」!!

自古希臘時期的戲劇競賽起,劇作家經常自己上台朗讀劇本,可說是一種介於文字與演出之間的閱讀形式,一方面讓劇作家有機會反覆的檢視自己的創作,也讓觀眾(或是有興趣的製作人和導演)有機會先「聽到」劇作家最新的創作內容,進而提出回饋意見,因此,「讀劇」在西方的戲劇傳統存在已久,更是正式演出前不可或缺的一環。

近年來,台灣的戲劇圈也開始舉辦「讀劇」,有時是分享國外的經典劇作,有時則是引介國內劇作家的最新作品。例如,台南人劇團曾在2003-2008年間舉辦過「尋找劇作家的台南人劇團」計畫,徵選劇本,入選者則有機會由台南人劇團製作首演。今年廣藝基金會也和國藝會合作,推動「劇本演讀會」計畫。

為了讓更多人關注劇本創作,「讀劇發表」在台灣也如百花齊放似的遍地生根,先來看看台灣有哪些持續辦理的讀劇活動吧~

【同黨劇團】當代經典讀劇節@台北

今年9月底至10月初已是當代經典讀劇節的第三屆,介紹的作品大都以國外的當代劇本,今年共有3部美國劇本、2部英國劇本。其中1部英國劇本是先前黑盒子部落格【劇場設計大觀園】曾經分享過的《中美共同體》(Chimerica,由英國劇作家Lucy Kirkwood耗時六年所寫,榮獲2014年第38屆奧利佛獎最佳新製舞台劇(The Best New Play)的肯定。想瞭解國外經典劇本的朋友,不妨留意一下即將到來的讀劇發表。

同黨_當代經典劇本

圖片來源:同黨劇團

【牯嶺街小劇場】為你朗讀@台北

不同於其他讀劇活動集中火力在舞台劇劇本,「為你朗讀」是一個以劇本、小說與詩歌朗讀為主軸的新型文學沙龍,舉凡台灣原創劇本、經典/當代世界文本、現代詩、城市說唱等皆涵括其中。此外,除卻讀劇多半是在劇場內的表現型式,「為你朗讀」也更像是環境劇場,將牯嶺街小劇場整棟空間都靈活運用。自2013年起舉辦,今年5-6月辦理第三屆,多元的型式可自其活動預告片中略窺一二。

影片來源:牯嶺街小劇場

【阮劇團】劇本農場@嘉義

阮劇團自2013年開辦「劇本農場」,邀請劇作家從前期聚會、共同出遊、編劇發想及分期創作會議等多個階段完成劇本,最後再邀集讀劇團隊進行一週的密集排練,今年第三屆更與國光劇場合作,讓台北、嘉義二地都可以「聽見戲劇」。第一屆的劇本農場所創作的三部劇本,已集結出版《阮劇團2013劇本農場劇作選》,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買來讀讀。

2013年劇本農場

【南風劇團】讀行俠讀劇展@高雄

南風劇團自2008年開始徵選台灣的新創劇本,入選的劇本將有機會由劇團再徵選演員辦理讀劇發表,今年已邁向第七屆,入選的作品《停損點》將於今年11月辦理讀劇。此外,今年還有個特別的創作型式是媒合三位天涯相隔的劇作家,以「食」為主題一起在線上共同創作。

一向關注表演藝術產學互養的「國立中央大學黑盒子表演藝術中心」和「國立中央大學戲劇暨表演研究室」,由兼具編導創意與學術研究能力的周慧玲教授費時二年策劃,聯合其他六所國際重點大學以及亞洲各地多個專業團體,於2015年10月16-18日連著三天「第一屆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得獎作品讀劇藝術節」。雖然是第一屆辦理,但徵件期長達五個月,吸引各路好手投件,總投稿數達198件(其中包括17件英文劇本)。

今年年中三部得獎作品出爐,首獎為從事雙語創作的中國劇作家朱宜的" Holy Crab! “(中譯《異鄉記》);貳獎則是另一位從事雙語創作的中國劇作家趙秉昊所作的" Dirty Paws, or How to Make a Great Documentary Film “(英文劇本,中譯《髒爪,或如何拍一部了不起的紀錄片》),這二部原本都是以英文撰寫的劇本,讀劇將採中文發表;叁獎《拳難•拳難》則為台灣劇作家王健任所作。

競賽工作小組特地專訪三位劇作家,分享他們的劇本創作歷程:

這三部劇本自全球198件作品中脫穎而出,將由國內知名青年劇場導演楊景翔、徐堰鈴、程鈺婷巧引妙排讀劇發表,讓觀眾能更輕易感受劇本文字的生命力。9月28日中午12點起,已經開放線上索票,免費入場。千萬別錯過囉!!

0820_讀劇_680x350

【泛華讀劇藝術節】人人自問卻沒有答案-專訪《拳難.拳難》劇作家王健任

banner04

《拳難.拳難》,是第一屆「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的叁獎作品,為劇作家王健任所寫的中文劇本。劇本的背景設定在西元1900年六月,北京西什庫教堂被成千上百的義和團員給團團包圍,那裡頭躲藏了兩千多名的教民,他們在資源極度匱乏的情況之下支撐了整整個兩個月,圍人的、被圍的,卻都被困在這裡了。為什麼?他們自問,卻沒有答案。同年八月,八國聯軍出現,打破僵局,在殘破的、宛如末日景象的北京街頭,有人在街上看到一隻狐狸,看起來並不怕人,不管走得多近,牠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邊看著,一動也不動。

王健任,台灣高雄人,畢業於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現就讀於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劇本創作組。今年最新的劇作《看!我的左臉比較光滑YO》才在臺北藝穗節演出[1]。泛華競賽工作小組特別訪談健任,分享他的創作歷程。

泛華競賽工作小組(以下簡稱「泛」):是什麼樣的契機下寫出這個劇本?

王健任(以下簡稱「王」):開始的原因很簡單,平時我就會在網路上瀏覽一些歷史故事,剛好看到義和團與鴉片戰爭的資料。像我這樣一個九○年代的小孩,從小看徐克電影長大,在黃飛鴻這類的電影裡認識了義和團。接觸愈來愈多歷史素材之後,益發被這個題材吸引,其中有個故事是關於北京西什庫教堂被圍攻好幾個月,但始終未被攻下。當時,我覺得這樣的故事非常適合在劇場中發生。對我來說,劇場相較於電影,是種有多樣限制的表演方式。在這個事件中,場所已被設定在教堂空間裡,於是我開始思考,或許這能發展出一個有趣的故事。但當時還有想好要如何發展,甚至想過是否要寫成武俠小說、類型戲、樣板戲等形式。當下沒有頭緒,就暫時把這個點子擱著,也沒有動機促使自己去寫。

後來的工作有機會跟很多人相處,直到去年發生太陽花事件,我開始觀察這種「密閉式的團體」,這樣的一群人,被迫困在一個空間裡面,思考著這群人的立場是否一致?當他們為了某種理想抱負去執行一件事情,外表看似一致,但當我仔細瞭解,發現運動過程裡有許多「個人」的成分,不論是每個人的定見,抑或是心中的想望,每個人都還是有自己的個人立場,即使外表看起來像是一個整體。直到那時,我才開始思考西什庫教堂事件會不會也是類似的的背景與狀態?那是在一個極端高壓且荒謬的狀況下。若能去書寫它、刻畫出每個人有自身的心理狀態與目標,就會看到很多激烈的衝突與碰撞。我是在這樣的契機下開始寫這個劇本。

泛:從你得知教堂歷史到太陽花事件發生之時間隔了多久?

王:具體的時間不太記得了,大概三到四年左右。這個事件放在心裡一段時間了,確切時間沒什麼印象,但間隔確實是以年計算的。

泛:在決定主題與撰寫之間,曾尋找什麼樣的資源協助寫作?有什麼有趣的故事可以分享?

王:我那時候開始找一些關於清朝義和團事件發展與脈絡的史料,與不同史學家書寫事件的觀點。曾有史學家引用的舊資料提到:當西什庫教堂事件結束後,八國聯軍為了讓行為正當化,將這個事件當作宣傳,法國曾在國內的報紙報導此事,用類似國民黨死守四行倉庫的描述方式神化這個事件,試圖提升形象。對我來說,這個新聞很有趣!於是,我開始尋找事件相關的人物,找到主教駐守在教堂裡的事件,研究他的生平時查到主教是在事件結束四年後才過世,在此期間曾經被店家控告發他唆使教民搶奪食物,主教最後還得賠錢了事。我覺得這很荒謬,因為在整個慌亂的事件發生後,回過頭來針對這種相較雞毛蒜皮的小事去大作文章。所以,這整個事件對我而言都很有意思,有很多可以思考切入的觀點。

泛:這個劇本是為了參加比賽?還是為了學校作業而寫?

王:實際地說,開始動手寫這個劇本,的確是因為北藝大碩一的劇本創作課程,要求主題必須是歷史題材。課堂寫成的劇本與這次競賽投稿的版本相同,但我其實很想改它,對我來說,這個劇本還是未完成的。寫作過程還蠻快的,大概從去年九月開始認真作資料蒐集,十月中左右開始寫,約莫到十二月中就寫完了。但寫完之後,我覺得劇本裡還有一些尚未釐清的問題,一直想要修改,卻找不到方法。我自己認為原因在於素材還是不足。我撰寫劇本的思考策略和寫作邏輯,是先把有興趣的軼聞挑出來,然後像拼圖一樣,找一個脈絡把事件兜起來。當拼圖逐漸完成,卻愈難下手去更動這個結構。若要修改,必須加入新的素材,或是打散既有結構再重新書寫。如果這個劇本要繼續發展的話,我必須再去作更多的搜尋,或者先往更外圍去擴展,然後再來內縮,我覺得這會是比較理想的。

泛:你的劇本敘事方式很特別,跟一般的劇本寫法不太一樣,五位演員必須不停進入角色,但只是稍微扮演,並沒有深入成為角色本身。為何會發展出這樣的敘事方式呢?

王:劇本撰寫之初,我也花了一些時間尋找適合的劇本形式。最初先用傳統的方式,先設定角色再去發展劇情,但發現這樣的設計無法放進我所找的軼聞和史料。放不進去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故事發生的地點完全侷限在西什庫教堂內外,但劇本裡描述的事件時序卻跨越了數個月,我不想用寫實劇裡的換景方式來處理,得找個新的形式去帶入,後來想到或許試試「扮演和抽離」的方式,才慢慢發展出這個劇本的敘事結構。

泛:為何劇本裡設計「狐狸」這個角色,有什麼象徵意義?為什麼是「狐狸」?

王:「狐狸」,是在劇本撰寫過程中慢慢發展出來的角色。蒐集資料時,我發現一件軼聞重複出現在不同史學家寫的史書裡,該軼聞是描述西什庫教堂事件結束後,有一位戰地記者來到北京。當時,北京殘破不堪,街上的人都在亂跑,這位戰地記者遇到一隻狐狸,狐狸離他很近地坐著、望著他,沒有跑走,這件軼聞就像描述了一個末日景象,讓我想把牠當成故事的引子,引導故事繼續往下走。一開始,我只把牠放在開端,後來劇創所的同學們在課堂討論中,跟我反應這隻狐狸很有趣,要不要多寫一點。我一開始是疑惑的,會不會多寫卻沒有用處?到底要多寫些什麼才好?正巧,在我繼續發展故事的時候,發現將角色定成ABCDE的結構,會產生一種重複性,若要讓觀眾有興趣往下看,勢必要讓段落之間更有變化、更有彈性。既然大家那麼喜歡「狐狸」,那我就把牠當作貫穿故事段落的一個角色。讓那些我覺得有趣但不適合放在角色身上的故事、或是周圍龐雜的事件都丟進去,交由狐狸來處理劇本結構的銜接。

泛:想藉文本表達出的中心思想為何?

王:在劇本裡,我想表達出來是一種集體被困、走不了的狀態。那是有個強大的外力在的:圍在外面的走不了,待在裡面的人也走不了,通通動彈不得。那大家真的是想要處理這樣的問題嗎?不見得。他們可能因為家裡發生事情,需要發洩;或是當時饑荒吃不飽,需要出口、需要憤怒來排解情緒。我就會去想像,當這樣極端的事件發生時,這些人到底在想些什麼?什麼原因促使他們這樣做不可?這些東西是我一直以來非常非常好奇、覺得有趣的部分,所以比較想處理的是「個人與大環境的狀態」,當大環境卡死時,個人之於環境是否有鬆動的可能?是否有由內而外翻轉的可能性?

泛:對於未來辦理讀劇或演出,有什麼樣的想像與期待?

王:對我來說,這樣的敘事方式有點投機,我能把我的興趣喜好隨意丟到角色的對話裡。所以我很好奇這種帶點幽默的敘事方式、又有類型性電影的手法、比較有玩性的東西,交由演員演出時的節奏,會跟我想像中的節奏有什麼不同?那個不一樣的節奏感,聽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我是非常非常地期待與好奇。

泛:如何得知到本次泛華劇本競賽?從何處得到資訊? 為什麼想要參與本次競賽?

王:在北藝大的劇本工作坊得知,當時邀請了紐約New School戲劇學院院長Pippin Parker,他在工作坊上宣告這個跨國的劇本創作競賽。報名參加只是單純覺得競賽時間可以配合,投件方式也不難就參加了。

泛:可否談一下從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到北藝大劇創所期間的創作過程與訓練?

王:當時在中山就讀時,沒有特定的主修,直接非常非常晚期才開始接觸劇本創作,大約是在大三、大四的時候開始接觸,慢慢就產生了興趣,也有受到老師的鼓勵、寫過一些劇本。到北藝大之後,資源很多,不論是學長姐的作品和論文等資料都相當豐富,校園環境也很不錯,在寫作方面對我幫助蠻大的。

泛:您在得獎感言中提到「奮不顧身的回到學校」,是代表您曾經一度放棄劇本創作嗎?  中間的轉折過程,可否跟我們分享一下?  

王:從中山大學畢業到就讀北藝大之間,大概隔了七、八年。我中間寫過一些兒童劇、作過一些活動執行,也跟著老師寫過電視劇劇本,後來還曾經到台北當代藝術館(MOCA)工作過。在藝術館工作將近三年,幾乎完全沒有創作,那時對於創作、書寫劇本是半放棄的狀態,也對劇場有過懷疑。但問題其實在於自己覺得小說寫不好,也不知道怎麼辦,就先把問題放著一邊,認真工作,結果一待就過了三年。後來決定考北藝大的研究所,面試時教授問我為何想要回來寫作?我的回覆是:「工作,像是在解決問題;而創作,比較像是提出問題。」對我來說,工作就是一直不斷解決問題的過程,過了一段時間會膩,因為你要不斷地溝通、協調、處理事情,再加上一直窩在同一個工作環境裡,看到藝術館裡來來往往許多的藝術家,持續用不同的形式提出問題,影響自己也要重新思考提問這件事。

泛:目前在台灣的劇場生態、產業狀況,是否也是會影響你回歸到創作上的決定?除了上述的的想法外,有沒有因為生計考量、未來發展等,有退卻或其他方向的發展想法?

之前曾經擔任過電視編劇,但只是短期的提案過程,並非正式工作,不能說是對產業的不適應或是生計考量而選擇的。我自己對於劇場編劇生計的事,現階段還沒想太多。像是侯孝賢的電影《刺客聶隱娘》在坎城影展得獎時,侯導說到:他只是拍自己想拍的東西、想拍的人而拍罷了,不是為了得獎所拍,所以他本身對得獎並不是很期待,先拍再說。我在學校學習、創作,也是一樣。我先寫我想要看的戲再說,我的寫作動機很單純,並不是要用戲劇改變世界、或是用創作改變劇場圈、有什麼很大的期許等等,沒有崇高的理想,只是純粹想寫些我想要看的戲而已。

五口說書再講義和拳難 多元視角披露歷史秘辛

歷史,有真相嗎?或者只是不同人眼中所見的片段經歷,在各自的意識形態下被述說、記載、傳布……。《拳難.拳難》藉由一隻身處歷史場景的小狐狸之眼,將清末義和團事件中,分散在不同陣營及歷史人物的遭遇,穿針引線一一串起。在五名不知身分的說書者既演又說,即興出入不同場景與角色之後,這些全然相異的歷史證言、控訴,獲得了重述身世的機會。導演程鈺婷敲鑼打鼓通通來,不只是讀,還要讓你從音樂中體驗這場義和團的歷史新詮。

【讀劇演出資訊】

  • 讀劇時間/10.18 19:30(19:10開放索票觀眾入場,19:25開放現場候補觀眾入場)
  • 讀劇導演/程鈺婷
  • 讀劇演員/徐灝翔、許栢昂、黃宇琳、李梓揚、黃家曄
  • 讀劇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東向製菸工廠2樓,地址: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請由菸廠路進入。交通資訊:請參考 http://goo.gl/xIySmd)
  • 線上索票:免費入場,9/28 中午12點起開放線上索票,請至http://www.accupass.com/go/2015wsdc

【劇作家小檔案】

王健任,高雄人,畢業於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現就讀於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劇本創作組。

[1] 演出資訊請參考: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16756938412004

【泛華讀劇藝術節】全球讀劇巡迴的支援火力-「第一屆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主要合辦單位介紹

「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是一個全新的劇本競賽活動,徵件對象是全世界的青年作者,投稿作品語言同時包含中文和英文兩種。這樣龐大的規模聽起來像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歷經兩年構思籌劃、近五個月徵件期,最後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198件中、英文投稿作品(經過資格審查後,共154件作品進入評審作業)。能達到這樣的成效,必須感謝所有競賽合作單位的全力支援。競賽的合作夥伴結合了學院與劇場實務工作兩個領域,不僅協助宣傳徵件訊息,並且接手未來得獎作品的世界巡迴讀劇活動,讓全球的觀眾都能接觸到得獎的精彩劇作。以下就為各位介紹主要的支援火力吧!

共同主辦單位/南京大學文學院(戲劇影視藝術系)

南京大學是本次競賽的共同主辦單位,其前身為國立中央大學,其文學院則源於中央大學中文系,迄今已有百年歷史。從1922年吳梅先生至南大拍曲授徒算起,戲劇學專業迄今則已有90餘年歷史,是中國高校中歷史最悠久的。吳梅先生之後,陳中凡、盧前、錢南揚、吳白匋、吳新雷等幾代學者的戲曲研究成果舉世矚目。自上世紀40年代起,陳瘦竹教授在此開展現代戲劇史論研究和教學,70年代末,中國當代著名劇作家陳白塵先生擔任南京大學中文系主任,親手培養了中國大陸第一位戲劇學博士和李龍雲、姚遠、趙耀民等第一代碩士編劇。由任教於南京大學文學院戲劇影視藝術系的呂效平教授所帶領的「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則共同協助本競賽之活動執行。該劇團是中國大陸高校最具聲望的戲劇社團,其所創作的喜劇《蔣公的面子》已在國內外演出200餘場,是中國大陸近年最受好評的劇目。

共同主辦單位/松山文創園區創意LAB實驗室

「LAB創意實驗室」位於松山文創園區東向製菸工廠二樓,是一個寬敞的長條型空間;從排練、表演、跨界展覽到各式交流活動,皆可彈性靈活運用。空間內保留原製菸工廠的大量窗櫺,透過不同時間的光影變化,讓本場域充滿獨特的魅力。LAB創意實驗室2015年正式營運,辦理自行策展活動,包括「Lab實驗啟動計畫」、「松菸Lab新主藝-創作徵選計畫」,邀集創作者進行藝術實驗,也與各藝文單位專案合作,刺激創意發芽開花。透過這個空間的成立與使用,松山文創園區期許與各類型的藝術創作者對話,激盪出多樣的創作觀點,為台灣的藝文環境投出更多漣漪。本次「第一次全球泛華劇本創作競賽得獎作品讀劇藝術節」正是獲得LAB創意實驗室的大力支援,才得以在此空間與大家分享讀劇的趣味。

合辦單位/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戲劇暨電影學系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戲劇暨電影學系提供全方位戲劇和電影的研究、創作等學習環境與指導。該系的主要目標是培養學生的想像力,同時也發展學生的智力、創造力和技術、技能,以便學生們進入戲劇及相關領域的職業生涯。課程包括了服裝和佈景設計,戲劇製作、教學、企劃、電影製作、寫作和藝術管理等,可為學生提供核心學科和審美實踐的多樣性知識以及在戲劇和電影的實踐經驗。

合辦單位/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影視藝術與新媒體學系

影視藝術與新媒體學系隸屬於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該院的發展宗旨是「構建具有國際水準的傳媒與文化學科發展平台,打造和諧創新的新型學術高地,發揮浙江大學的綜合優勢,為中國傳媒和文化建設研究以及人才培養作出貢獻」。該院的專業教學及研究項目包含了傳播學、新聞學、美學、廣播電視藝術、政治學等,有兩個省級重點研究基地:浙江省地方政府與社會治理研究中心、浙江省傳播與文化產業研究中心;大學部則有新聞傳播學系、國際文化學系、影視與新媒體系(籌備中);研究所則有傳播研究所(省級重點學科)、美學與藝術批評研究所(省級重點學科)、新聞傳媒與社會發展研究所(省級重點學科)、 廣播影視研究所、國際文化與社會思想研究所。

合辦單位/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為全臺灣師資與設備最完善的戲劇藝術訓練學府,本競賽得獎作品的讀劇活動就是與其戲劇系合作舉辦。自1982年戲劇學系設立以來,歷屆畢業校友投入台灣戲劇界、影視界、學術界、教育界及相關領域貢獻所學,為台灣當代戲劇及劇場藝術開創新局。北藝大戲劇廳之舞台及各專業實習工廠乃本學院學生創作、展演的實作空間,也是實務歷練與創作實踐的最佳場域。

合辦單位/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東亞研究學系

成立於1853年的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有不少諾貝爾獎得主,該校重點研究領域包括醫學、環境和能源、創新與創業以及植物科學等。此次競賽合作單位為該校東亞研究學系,該系教授中文、日文和韓文等三種語言及其文化傳統,並為學生開闢了外交、商務、法律、新聞、教育和高等教育相關的就業機會。該系的研究領域包括書籍文化、性別問題、流行文化、翻譯理論與實踐,以及全球化和世界主義;其優勢研究成果則包括了口述與戲劇文學、宗教和婦女的著作,以及世界上各種泛華社區的當代文學。

合辦單位/澳門卓劇場

卓劇場為卓劇場藝術會(Dirks Theatre Arts Association)的簡稱,是以劇場「創作、實踐、交流」為宗旨於港、澳兩地註冊成立的非營利專業劇團,致力於自個人身份、社區和文化之間的關係探討出發,創作出兼具創意與不同形式且富人文精神的劇場作品。卓劇場藉著對劇場藝術不設規限地鑽研,並與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合作,不斷實踐對新題材和表演模式的發掘、探索和發展。該劇團創團至今已創作了多齣原創作品,包括《植夢的愛麗思》、《親密怪談》、《夕陽事兒》、《電梯的鑰匙》、《人在她城》、《克隆極樂》等,並曾應「ASSITEJ」之邀,參與了沖繩的「Kijimuna Festa」以及林茨的「SCHAXPIR」,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劇場藝術家及團體進行具意義與深度的文化藝術交流;《夕陽事兒》及《電梯的鑰匙》則先後於香港藝穗民化節、臺北藝穗節及首爾藝穗節交流演出。

除了這些合辦單位的大力支援,本次競賽還有許多協辦單位劇團秉持著推動表演藝術的熱忱支援這場競賽,包括:杭州木馬劇場、國立臺灣大學戲劇系、新加坡國立大學藝術中心、廣藝基金會、台南人劇團、南京大學藝術碩士劇團、創作社劇團、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等,期許讀劇藝術節之後再媒合促成正式的製作演出。

  • 【讀劇演出資訊】
    .時間:2015/10/16-18 每晚19:30(每晚均為中文演出,19:10開放索票觀眾入場,19:25開放現場候補觀眾入場)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東向製菸工廠2樓)
    .地址: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請由菸廠路進入)
    .交通資訊:請參考 http://goo.gl/xIySmd
    .線上索票:免費入場,9/28 中午12點起開放線上索票,請至http://www.accupass.com/go/2015wsdc

0804_newBanner_片尾用

【泛華讀劇藝術節】惡如何在心中萌芽-《髒爪,或如何拍一部了不起的紀錄片》劇作家趙秉昊專訪

Dirty Paws, or How to Make a Great Documentary Film(中譯名《髒爪,或如何拍一部了不起的紀錄片》)是第一屆「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的貳獎作品,為劇作家趙秉昊所寫的英文劇本。劇本背景設定在中國西域邊疆,一個天真到令人討厭的年輕人「陶冶」在他父親的葡萄酒莊裡勞動,並希望拍攝一部紀錄片。在採摘葡萄的日子裡,他結識了三個童工:詭詐的「疤臉」,熱心卻總上當的「瘦子」和早熟的「馬葉」,他們幾人在總滿懷憤懣的「老闆」的監工下做活。當危險臨近,惡在他們每個人的心中萌芽。是一個關於文明與野蠻、草食者與肉食者、虛偽與人情的故事,而最終,恐怖摧毀了一切。

banner03

劇作家趙秉昊,中國回族,自高中時發現自己說故事的能力特好,之後就讀南京大學戲文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碩士。除了劇本創作之外也寫小說,現居紐約布魯克林,競賽工作小組越洋訪談劇作家趙秉昊,聊聊這部劇本和個人的創作歷程。

泛華競賽工作小組(以下簡稱「泛」):當初選擇這類題材的契機?曾經尋找過什麼樣的資源來協助劇本創作?

趙秉昊(以下簡稱「趙」):兩年前看到了一則新聞,新聞照片上是一個童工舉著一隻塗滿紫藥水、佈滿傷口的手[1]。我感到十分震撼,決定要寫一個關於中國經濟蓬勃發展下的童工故事。同時因為我個人是回族,對新彊和穆斯林文化有著濃厚的興趣,我想看看現代資本入侵這片廣袤的保守內陸時發生的事情,因此也決定將故事場景設定在新疆。

正好當時我申請了倫敦Royal Court Theatre(英國皇家宮廷劇院)的劇作家駐村計畫,雙方討論後決定以這個故事當作駐村寫作的內容。不過當時所寫的故事和後來參賽的劇本有些不同,用於競賽投稿的版本是根據第一版的本子再做了修改的。

泛華競賽工作小組(以下簡稱「泛」):曾經尋找過什麼樣的資源來協助劇本創作?

趙:我去過新疆兩次,大學時期單純是為了去看風土人情,當時並沒有想到要創作這個劇本;2014年專門為了這個劇本特意去實地考察,採訪當地的童工和居民,那時新疆正處於緊張的局面,我抵達的那天剛發生了莎車慘案,死了五十多個人,最初聽到消息時還挺害怕的。我走訪了大概四、五個很小的酒莊,我請他們讓我在酒莊幹活,免費住下,但是要讓我採訪酒莊裡的工人。我幹了一星期的工作才得到了劇本裡面寫的一些素材,跟這些工人一起生活的日子,對我觸動很大,因為他們的生活跟我想像的很不一樣,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對未來只有模糊、不明確的想法,就跟我劇本裡面所描寫的那兩個人一樣。我劇本裡頭那兩個角色對於未來有個模糊的想法,為了往那個方向前進,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採取的是一些不合法或違背道德的方式。我後來寫了一篇關於在新疆見聞的長文章給英國皇家宮廷劇院。

另一張觸動我的照片,是關於另一個中國西北地區的童工,他大概13、14歲,在汽車修理廠工作,因為其它工人惡作劇將氣泵放進他身體裡,結果把內臟都炸爛了。當時很多記者去醫院採訪,結果留下了一張照片,是這位童工躺在病床上被很多的攝像機包圍[2]。我開始思考像我這樣的作家,或是紀錄片導演和記者們在面對突如其來的悲劇時,會有什麼樣的態度。在劇本的初稿中,我曾經寫了一段情節,但是後來拿掉了。那跟一個真實事件有關,是描寫一位美國戰地記者在南蘇丹拍下一張極度飢餓的女孩,背後有一隻禿鷲在等著女孩死掉,好吃她的肉。這張照片得了普立茲奬,但是所有人都質疑他,作為一個人為何可以在面對瀕死的生命時見死不救。我的劇本就想探討當一個特權階級在面對貧窮階級時的態度。

泛:為何劇名使用Dirty Paws,而不是Dirty Hands

趙:法國劇作家Jean-Paul Satre,有個著名的劇本就叫做Dirty Hands(英文翻譯的劇名,法文原文為Les Mains Sales),內容在講「當我們要達到一個崇高的目的時,不得不把我們的手弄髒」,我在寫這部戲的時候就想要向該作品致敬,但是又不想要使用一樣的劇名;另一方面,劇中主要角色是一些孩子,是關於中國童工的故事,而在西方,成年人常使用Dirty Paws來稱呼孩子們的髒手,例如孩子們在外玩得髒兮兮回家,就伸手去拿餐桌上的食物吃,母親就會說”Take off your dirty paws”,也就是說「拿開你的髒爪子」當然在東方我們也有同樣的說法。

泛:對你而言,使用中文創作和使用英文創作,兩者之間有什麼差別?劇本設定的觀眾群會因此而有不同嗎?

除了文化差異外,相較於英文而言,中文是一種比較間接的語言,偏向抒情,其起源是詩歌,是從生活中的勞動中出發的,是為了宣洩情感的,這點從詩經和楚辭就可以發現。幾千年來中國一直都缺乏直接對觀眾說話的舞台語言,我這幾年的中文創作都在尋找這種適合的語言,但是這種探索可能還需要更長的時間。最近兩年我嘗試了中文加上英文的創作方式,比方說九月份在新加坡國際藝術節的委託創作《紅纓:樣板戲2.0》就使用了這樣的方式,作品的內容是有關中國文革時期的樣板戲[3],因為新加坡有很多不同族裔及國際背景的觀眾,而且演員來自世界各地,因此我需要用英文創作出一個關於中國樣板戲的作品,非常困難。

創作Dirty Paws時其實沒有特別設定觀眾群的背景,只考慮到要寫一個故事,是關於西方資本主義與消費主義入侵中國傳統文化思想所帶來的衝擊。

泛:這次競賽會將得獎作品進行中英對照的翻譯,而你已經是中、英雙語創作的熟手,卻沒有選擇自己翻譯自己的作品,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趙:中文寫作和英文寫作各有自己的頻道,是無法互相干擾的。做為一個閱讀者,我閱讀英文和中文的作品,得到的感受是不同的;當我創作時,決定了使用的語言之後就會從頭到尾使用同一種語言,因此我是沒有辦法翻譯自己作品的。先前提到新加坡國際藝術節的作品,當地眾多的華裔人口還是需要中文字幕,於是我就請另一位也從事雙語創作的朋友為我翻譯。這情形對於從事雙語創作的人來說是非常常見的。

泛:何得知「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為何會想來參加?

在微博上看到旁人轉貼的消息。其實在寫任何作品時,很難去預設閱聽者,但是這個作品,我覺得寫給美國的白人看好像也沒什麼意思,他們大概不會關心中國的新疆發生了什麼故事,所以這樣的故事首先應該在中國呈現,其次是應該在華人社會呈現,才會更有衝擊力。

泛:在南京大學以及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求學及生活的經驗,對於創作有什麼不一樣的幫助?

從高中時期時我就覺得「說故事」是自己的特長,進入南京大學後有更多時間讀書、寫故事,有些朋友喜歡看我寫的東西,給我鼓勵。我想進一步發展我的潛力,因此到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進修,紐約是一個更多元、包容的城市,在這裡有更多人願意讀我寫的故事,激勵了我。在中國,教育方面雖然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也都還在起步的階段,當初進入南大,呂效平老師給了我戲劇教育的啓蒙,是我的恩師,但是中國在藝術教育方面還是不足,所以我選擇到紐約來開展眼界、學東西。哥倫比亞大學培養出很多著名的作家,而且課程上也給了我很多幫助;同時,紐約有來自全世界各種各樣的人,也有很多我崇拜的作家,他們在紐約生活、在紐約創作,對我有很大的影響。

新文青西域歷險  小人物求生狂想

二十一世紀初,新疆發生了一場大暴動,這裡的人們面對暴力與扭曲的非理性處境,如同置身沸騰的壓力鍋中。一位大學畢業新鮮人,懷著理想來到中國的大西部體驗荒野人生,卻沒料到目擊了中國西北方扭曲的社會現況,還差點賠上自己的小命。本劇對白機鋒處處、人物鮮明立體,看看徐堰鈴如何帶領一班精彩演員,讀出中國社會底層人民的求生掙扎與文青的理想衝突。

【讀劇演出資訊】

  • 讀劇時間/10.17 19:30(中文演出,19:10開放索票觀眾入場,19:25開放現場候補觀眾入場)
  • 讀劇導演/徐堰鈴
  • 讀劇演員/崔台鎬、劉廷芳、古峯、李梓揚、黃家曄、蘇耀庭
  • 讀劇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東向製菸工廠2樓,地址: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請由菸廠路進入。交通資訊:請參考 http://goo.gl/xIySmd
  • 線上索票:免費入場,9/28 中午12點起開放線上索票,請至http://www.accupass.com/go/2015wsdc

【劇作家小檔案】

趙秉昊,雙語作家,其舞台劇作品曾在紐約、倫敦、新加坡、阿德萊德、台北、東京和中國大陸多城市上演,包括:《紅纓:樣板戲2.0》(新加坡藝術節委託創作)、《地雷戰2.0》(東京國際劇場節大獎),《愛神》,《跳房子》等。他最近的短篇小說集《野獸 ── 午夜故事集》將於2016年春出版,現在他正在創作一部長篇幻想小說 ──《大陸》。英國皇家宮廷劇院國際作家組、紐約升圓劇團作家組成員,薪傳實驗劇團駐團作家。南京大學學士,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碩士。現居紐約,布魯克林。

[1] 紫藥水是中國大陸常用的外傷消毒藥水,只要在網路搜尋童工和紫藥水,就能找到許多相關報導,此為其中一例:http://news.xinhuanet.com/school/2006-08/14/content_4957758.htm

[2] 相關報導照片可參考:http://pic.szonline.net/album/29493.html

[3] The Revolutionary Model Play 2.0(《紅纓:樣板戲2.0》),演出資訊請參考:https://sifa.sg/sifa/show/revolutionary/

[4] 同場加映泛華劇本競賽首獎專訪:我們為什麼要去遠方-首獎《異鄉記》劇作家朱宜專訪

【泛華讀劇藝術節】競賽主席周慧玲專訪:競賽理念篇

這次,讀劇藝術節工作小組特別專訪第一屆「全球泛華青年劇本競賽」的競賽主席——周­慧玲,聊聊舉辦本次競賽的想法與心得。本集,主席講述到此次競賽的舉辦來由與構想,從華文戲劇創作的角度和格局切入,希望藉此劇本競賽鍛鍊戲劇的基本功。!

【競賽主席簡介—周慧玲】
現職國立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所教授,中央大學黑盒子表演藝術中心計畫主持人,台灣­現代戲劇暨表演影音資料庫主持人。創作社核心團員、資深編導。學術著作《表演中國:女­明星、表演文化、視覺政治, 1910-1945》,以及Palgrave、MIT、Routlege出版之英文專­書論文等。劇場編導作品《百衲食譜》、《少年金釵男孟母》、《不三不四到台灣》、《C­lick, 寶貝兒》、《記憶相簿》、《天亮以前我要你》等;導演作品《蔣公的面子》(3.0版)­、《驚異派對》、《影癡謀殺》:編劇作品《百年戲樓》(聯合編劇)、《玉茗堂私夢》。

  • 【讀劇演出資訊】
    .時間:2015/10/16-18 每晚19:30(每晚均為中文演出,19:10開放索票觀眾入場,19:25開放現場­候補觀眾入場)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東向製菸工廠2樓)
    .地址: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請由菸廠路進入)
    .交通資訊:請參考 http://goo.gl/xIySmd
    .線上索票:免費入場,9/28 中午12點起開放線上索票,請至http://www.accupass.com/go/2015wsdc